敬创作自由。

【雷艾玛】魁地奇到底有什么好的?

*HP paro

(憋了很久我终于还是写了:-(

我承认就是自己想看,胡乱起标题,OOC属于我。

薇尔莉特=瓦欧雷特

 

  

————————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伤害那些魁地奇的狂热爱好者,但是魁地奇——那些完全没有规律可循的游走球或者满天乱窜的金色飞贼!实在是太惹人厌了。为什么这项运动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长达几百年?这简直比尤格教授二十年后当上霍格沃茨校长更加不可思议。

以上评论来自斯莱特林永远的优等生,雷。

假如有这么一个课题“论魁地奇运动的危险性及其对巫师世界的弊端”,这位平日理性冷静、对魁地奇深恶痛绝的斯莱特林学生一定能对着羊皮纸写上整整一天,能够写得比最严厉的伊莎贝拉教授布置的魔药课作业还要多。

“如果人人都打魁地奇,圣芒戈医院再怎么增加床位都不够。”

但是众所周知,霍格沃茨的魁地奇队伍实力出众,其中以格兰芬多为首,斯莱特林紧随其后。热爱魁地奇的人是如此之多,小小的抗议心声埋没在了球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尖叫中。

 

同级生们都知道,雷从来不打魁地奇。

同级生们也迷惑,为什么雷还是会来观赛?

 

雷也不是每次比赛都会来,他出现的频率不定,一旦出现必是站在靠近前排的位置,比赛一结束就不见踪影。

认识他的同院生津津乐道,这位平日表情淡漠的斯莱特林在观赛的时候总是蹙紧眉头,抱着双臂,一副紧张的模样。

有几个爱凑热闹的学生积极猜测其中缘由,毕竟这可是斯莱特林的万年第一,足以激起熊熊的八卦之魂。

一个人笃定道,肯定是他不擅长魁地奇,害怕球场中的游走球打中他的脑袋,所以才会这么紧张。

另一人反驳道,人家当年上飞行课可是一次就成功了,怎么会不擅长魁地奇?

最后一位嬉笑道,说不定是他的重要之人在球场内才会这么紧张呢。

众人哄笑,只觉这是玩笑话,并不当真。

毕竟众所周知,斯莱特林的第一热衷于泡在图书馆,比一个拉文克劳还要博览群书,说他和书本喜结连理还可信些。

在旁边低头啃咒语书,被迫听完了全程的薇尔莉特不动声色,只想给最后那位颁一个“猜的比高级占卜课还准”奖章。最后再暗自批判一下这些悠哉游哉的同院生,真当N.E.W.T.考试这么好过吗?

 
  
 如果有人再心细一些,就能发现雷只会出现在有格兰芬多参赛的魁地奇观众席上。

说起格兰芬多的魁地奇,就不得不说格兰芬多的小太阳兼王牌找球手艾玛。橘色头发的女孩平日里待人亲切和善,乐于帮助他人,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如火的热情。女孩身型小巧却富有活力,坐起扫帚飞上球场之时展现出堪称凶猛的魁地奇天赋,加上其优异的课堂书面成绩,顺利地成为了格兰芬多的一大骄傲。

这一年艾玛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长,带领格兰芬多斩获多次大大小小比赛的冠军。

有她在的比赛绝不会无趣,观众席也绝不会缺少喝彩和应援。

此时魁地奇球场热闹非常,观众席上满满装点上了热情的金红和温暖的姜黄,格兰芬多的狮子旗帜和赫奇帕奇的狗獾旗帜相隔悬挂。

两个学院之间的魁地奇角逐还未开始,在拥挤的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学生之间突兀地出现了一位袍子上绣银绿蛇形图案院徽的男生,引得周围的学生窃窃私语。

他一头如墨的零碎黑发,体型修长,随意地套上绣着银绿边的袍子,衬得他沉稳又优雅,十足的斯莱特林气质。

只见他靠在临近球场的边缘,右手把玩着杉木魔杖,脸上表情轻松,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愉悦。

头顶忽然降下一个人影,雷却头也不抬。

“雷!你不知道你这样很显眼吗?”

是冬,格兰芬多的守门员。他骑着扫帚飞近观众席,极力压低音量。

雷看起来丝毫不介意,慢悠悠地回答:“魁地奇快开始了,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冬撇了撇嘴,啧了一声就飞上场地去了。

尽管大嗓门冬压低了音量,还是让周围不少学生听了个一清二楚,让周围的窃窃私语愈发增多。

赫奇帕奇的吉尔达在不远处看见了雷,脸上流露出担忧的表情,要是事情暴露了怎么办?

冬和吉尔达都是儿时的玩伴之一,在霍格沃茨入学前就相识,他们只是出于好意。不过雷依旧游刃有余,他站在红黄交替的观众席中一言不发地看完了整场魁地奇。

与平时不同的是,他今日神态自若,不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紧张样子。

尤其是当看到格兰芬多的找球手艾玛出场,只见她表情肃穆又认真,稳稳地骑着扫帚上下飞动,速度极快,袍角在狂风中纷飞。

金色飞贼已经出现在了场地上,观众席的声浪一阵又一阵。艾玛在半空中左手扶着扫帚,伸出右手去够那个调皮的金色妖精。

众人屏息。

她抓住了!

“Nice catch!”橙发女孩笑得灿烂,右手捏着金色飞贼高举。

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心情激动地欢呼拥抱,赫奇帕奇的学生脸色不太好看。

此刻底下观众席的雷也忍不住嘴角微弯,神情柔和。

“小心!”不知是谁急切地喊了一声。

雷感觉手一抖,霎时浑身的血都凉了一半。

眼看一个凶狠的游走球不受控制地朝艾玛的背后冲撞而去,旁边已经有胆小的学生惶恐地张嘴尖叫,雷却觉得此时此刻就像被施了一万个无声无息咒,时空冻结在他的眼里。

艾玛一惊,只来得及稍微偏转一下脑袋。

游走球惊险地擦过了她的左耳,甚至能看到几缕无辜的头发断裂了。

艾玛重心不稳地在飞天扫帚上摇晃了几下,差点坠落下来。几个格兰芬多队员反应迅速地飞上前稳住了她。刚刚经历危险的艾玛对观众席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周围的学生又开始欢喜地跳跃起来。

不愧是魁地奇专业球员,运动神经真是远超常人。

这场比赛以格兰芬多的最终胜利收场,艾玛也没什么大碍,在现场所有格兰芬多的眼里可算是可喜可贺。雷周身的气场却阴沉下来,他转身就走,袍子掀起一阵短暂的风,旁边一个低年级的赫奇帕奇被吓得往相反方向后退了几步。

 
  
 通往格兰芬多休息室的走廊上。

“艾玛你真的不去庆祝聚会吗?今天你可是主角呢!”

“嗯,对不起啦!我还有点事,是很重要的事!”

“好吧好吧,你要是还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跟我们说哦!早点休息,今天魁地奇很累了吧!”

“嗯,回见!”

 
  
 匆匆告别友人的艾玛还未把魁地奇球衣换下,她一个人快步走在空荡的走廊里,一边沿着墙壁走一边张望,好像在躲避什么。

正当艾玛抱着侥幸心理绕过一个转角,就直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艾玛最熟悉不过的银绿色领带和整洁的袍子,她反应极快地想从他身旁溜走,然而雷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往自己的方向带。

他们贴得极近,可看见艾玛的睫毛轻轻颤抖。

“跑什么?”雷轻轻笑了一声。

“……没跑呀!”艾玛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

“是吗?精神五岁也会骗人?”

“……才不是。”艾玛显得更窘迫了,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羊皮纸和青草的清淡味道。

雷不作声,他抬起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艾玛的侧发。

这下艾玛感觉他的神情变得微冷。

“艾玛,你耳朵受伤了。”

艾玛自知最终还是瞒不过他,悻悻地笑了声,“不是很严重啦,我对自己施个咒就——”

“艾玛。”雷打断道。

“好吧……”艾玛放弃了辩解,扯了扯雷的袍角。

雷的神情稍微柔软了些,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松开了艾玛的胳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干净的手帕,动作极轻地一点一点抹去艾玛脸上的污灰。

艾玛乖巧地站在原地,任他揉搓。

雷真的对她很好。艾玛有些惭愧地想。

青梅竹马因为一方的告白而成为情侣,却百般不习惯亲昵。明明他们已经正式交往了,却还没有一次正经的独处机会。除了霍格沃茨繁重的巫师课程之外,艾玛还得频繁地参加课后的魁地奇校队训练,最最麻烦的是,雷是一个斯莱特林——再没有什么比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恋情更让人惊奇了!除去几个入学前就相识的儿时玩伴,艾玛还要做好准备劝说她那些抱有偏见的同学。

偏见实在是人与人交往的最大阻碍。

她想大声告诉他们,雷其实很好的,她和他很好的!

是斯莱特林又怎样呢?雷就是雷啊。

雷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的妥协和让步了,无论是魁地奇还是各种任性的小事,艾玛觉得自己也应该为他做点什么,而现在就是大好时机。

艾玛在神游,雷还是不高兴。

他向艾玛靠近了一点,捧着她的脸低声道:“艾玛,你记得你承诺过什么吧?”

艾玛的手轻轻搭上他的手,她笑着说:“我记得。”

“你……真的能推掉一天的魁地奇训练,陪我去霍格莫德吗?”他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像试探一样问道。

“嗯。”

“我们去蜂蜜公爵糖果店买你上次喜欢的滋滋蜂蜜糖。”

“嗯。”

“然后去文人居羽毛笔店,听说那里有不错的羽毛笔。”

“嗯。”

“还有三把扫帚酒吧,你一定听说过黄油啤酒。”

“嗯。”

“如果你想去笑话店的话我也陪你去。”

“嗯。”

艾玛眉眼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她张开手臂抱住了眼前的男孩。

“我都答应你,雷。”

她的声音轻轻的,却直击男孩的心。

雷眨了眨眼睛有些愣怔,然后他也伸出手,抱紧了怀中的女孩,像是对待一件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拥抱良久,忽然女孩踮起脚尖,轻快地在他脸上印下一个温柔的吻。

雷有些震惊地凝视着艾玛,脸上温度上升。

只见她的脸颊浮上了薄薄的红晕,大概也是觉得不好意思了。

女孩迟钝地离开他的怀抱,视线不自然地飘向墙壁。

“那……我们周六再见……”

“……嗯。”

艾玛最后再捏了捏雷的掌心。

脸颊微红的两人既有些不舍又忸怩地分开了。

男孩女孩之间的感情使得空气似乎都在升温,连走廊上的画像都露出了心领神会的微笑,无非就是一个温暖可爱又永恒的故事的开端。

在不远处的某个不知名角落里,有三个人目睹了一切。

“完了,格兰芬多的骄傲真的要被斯莱特林拐跑了。”

薇尔莉特面无表情地踩了旁边的冬一脚,像警告一样理了理自己银绿边的巫师袍子。

吉尔达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听墙角是不是不太好?”

 
  
  
FIN

 
  
小剧场

周六,霍格莫德,三把扫帚酒吧。

雷低头看着杯子里的泡沫,又看了看凳子上堆放的魁地奇运动包,忍不住额角跳了跳。

艾玛确实如约和他来霍格莫德了,这很好。

但很不巧,因为艾玛的请假,整个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索性都放了假。结果就是——他们在霍格莫德的酒吧撞见了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

黑着脸听到冬和一群人围着他们滔滔不绝地谈论着魁地奇,雷决定回去就写一张六英尺羊皮纸长的课题作业,关于魁地奇的危害,他说到做到。

评论 ( 10 )
热度 ( 133 )

© 煮一碗粥 | Powered by LOFTER